综合新闻

你究竟在执着什么?”紫炼忽然变得正经

作者:admin    文章来源:未知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06-04 08:42
自从与三娘战斗回来后,境天至少痴呆一小时有余,天色渐渐亮了,他的眼睛才随着太阳发光。紫炼趴在境天身边:“早呀。”手往境天眼前一晃,开心境天终于有反应了欸.境天侧头看着紫炼,“今天是几号?”待紫炼回答后,他惊奇的张嘴:“才过了一天?”他以为时间经过一季了。“你怎了?”抓起境天满是血污的衣服,紫炼挺好奇境天干了什么。“我杀了古三娘。”境天不避讳对紫炼说出任何秘密。紫炼道:“报仇又没钱拿,真不懂你在瞎忙什么。”“呵呵,我也不懂。”境天皮笑肉不笑,他何尝不迷惘。“现在还剩五个,下一个目标你要挑谁呢?还是看谁先上门就挑谁。”“嗯……”境天还没去想这问题,与三娘的战斗使他呆滞,脑海空白不能思考。紫炼跷起脚,一副老成的痞样:“唉,要听我的意见吗?”“愿闻高见。”境天举手示意。“嗯,顾问费。”一滴冷汗冒出,境天道:“你省省呗。”“真小气,好啦,我说啰,耳朵洗干净。”“请说。”“说啰。”“快说!”“哈哈,爱生气。我的意见就是─别报仇了。”境天猛然被电了一下,他的表情复杂。“如果是你,会选择不报仇?”“不会欸,我会杀光他们,哈哈,重要的是心情爽呀!”境天的脸色沉下,那刚刚是在说废言吗?瞧出境天的不悦,紫炼笑着补充:“别爱生气,我刚刚说的是‘心情爽’,但你勒?报仇了还是不爽,干嘛报?”境天沉默了,他干嘛报仇?报了反而增添心中的惆怅。“不知道。”“不知道的事还去做,境天,你究竟在执着什么?”紫炼忽然变得正经。心情在被紫炼训完话后,沉到更谷底了,境天茫然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片刻,回复起精神说:“肥紫,难得你的话有建设性。”“不要叫我肥紫啦,我又不肥!”紫炼气呼呼的跑掉。“呵。”境天扯起难看的笑。报仇?不报仇?等人来报仇?骑虎难下或许就是这感觉。他化出金色光球,暗想:“问问伽夜呗,可能会有新的启发。”如果伽夜也说别报仇了,他八成就会动摇了。境天已搞不懂到底想从伽夜口中得到什么答案。可能……他只是需要多点支持,让他有不报仇的台阶下呗。但面子有这么重要吗?“唉。”境天不由叹息。他已有自己的答案,不想报仇,却没勇气停止……“我是白痴。”境天话毕,光球炸开金色的空间裂缝。空气中的味道变了。伽夜扬起笑容,有贵客来临。“你回来了,境天。”不用转身就知道是谁。“我来了。”境天道:“用‘回’字似乎不恰当,这里不是我家。”“是你家,只要你愿意留下。”伽夜笑盈盈的转身。境天感动溢满胸口。察觉境天神色有异,伽夜收起笑容关切:“怎了?愁眉苦脸的。”“我在笑呀。”境天弯起嘴角。“在哭。”伽夜一口咬定。“唉,就你最懂我,那猜猜……发生何事了?”“你的衣服……”伽夜上下打量片刻:“和古三娘?”“她死了。”境天接话。“是好事吗?”伽夜不确定境天怎么想。“不知道,我只知道我赢了。”境天欲言还休,最后唐突的开口问:“你认为我这么做好吗?”他祈祷着伽夜骂他,一棒敲醒他。伽夜不张的唇抿的死紧,境天等的发慌。伽夜慢慢开口了:“你怎么做,我都挺你。不要问我这么做好不好,只要问你自己想不想做,要不要做?”“嗯。”境天的眼神黯下,他不想做了。“但既然都做了,那就是好。”伽夜浮起温柔的笑。境天却像挨了一记闷棍,做了就是好?代表他报仇是对的?一向灵敏的思想此时硬是钻牛角尖,可他没勇气再问一次。或许报仇是对的……是对的。他哀怨的瞅着伽夜,怨伽夜干嘛不阻止他。被看的莫名其妙,有说错话吗?伽夜眨动无辜的眼睛。“算了,没事。”境天摆摆手,祸因是他自己种下的,他迁怒伽夜做啥?一拍额际,境天让自己振作。“好啰,我没事了。”“骗人。”伽夜步向境天,双手搭上境天的双肩,“闷在心里会发芽的,说出来好些。”“三娘是自杀的,我会不会干的太过分?”“如果你能放下三千年前的仇恨,那就过分了些。”挺有深意的答案,境天回忆起三千年前的场景,他慌张的看着众人,众人却无视他的求救。恨意再度被点燃,境天咬牙道:“放不下,就像吊死鬼的绳索勒住我的颈子,不让我呼吸,硬要将我扯进无底的深渊……那里暗不见天日,怨尤淹没我的口鼻,不断循回。“我反覆问着自己到底做错什么,得让他们如此对我。我终于找到一条蜘蛛丝,它也许会断、可能不是正确的解脱之路,但黑暗中只有它发着光,赐予我唯一的希望,我什么都不管了,攀着蜘蛛丝想脱离窒息的空间。“这条蜘蛛丝就是报仇,报仇的意念支撑我过完三千年,也使心中的不平微微取得释放。可……我后来才发现蜘蛛丝的烫手,在得到不满的宣泄同时,我也感到空虚,但放不了手了,我怕一松手……就会摔的粉身碎骨。放与不放,我真的不知。”“天。”拍拍境天的肩,伽夜选择用宁静来陪伴。境天一改愁容的笑出,衣服忽然冒出蓝色的银河星光,星光如落沙般从衣上洒落,带走他原先的脏乱血污。又回复光鲜亮丽,境天整理了一下披肩,手往脸上抹过,像是洗了把脸般清爽。伽夜有默契的帮境天重新绑过头发。境天道谢后表示:“别为我担心, 澳门最新线上赌博游戏大全我是从地狱爬上来索命的修罗, 澳门线上赌城游戏官网我是战士, 电竞投注竞猜平台不会轻易被打败。”“嗯。”伽夜握起境天小小的手。这双手从被召唤出来便是为了染血, 电竞投注推荐网直到三千年后的今日,魔界危机不在了,仍无法脱离它生成时的命运。“好了,战士该回到战场上去了。”境天抽回自己的手,化出光球。金光耀眼的瞬间,重回人间界。接下来的目标是谁?他深吸一口气,凝视天空,光是用等的太慢了,既然决定继续报仇,就不能让仙人们躲起来;如果他们坚持躲个一百八十年,不愿为自己的罪行负责,他不就得等一百八十年吗?青春不能浪费,主动出击呗!他搓起双掌,掌中散出白白小小如灰尘般的东西,十分的轻,以至于风一吹便能带走它们。“制造空气污染?”紫炼点点境天的肩,一面暗想:“不错不错,干净的境天顺眼多了。”“是追踪器。我把念动力使用质动力给质化,让它们形成实体飘散到世界每个角落去,剩下五个人一出现,我就能逮住他们!等一下也去巡魔之界发一下好,不然他们不回人间界,我岂不要等到天荒地老。”“拜托你停一下,虽然是念动力,但看起来很脏欸,像是皮屑。”紫炼厌恶的往后退开。看看数量差不多了,境天摊开手一吹:“呼!”把残留的粒子送出。“我去巡魔之界。”紫炼来不及搭话,一团金光已将境天吞噬。“走的真快。”话一讲完,金光再现,境天又回来了。“好了?”未免太快了。“啦……啦啦,是呀,好了。”每做完一件事,境天总会感到高兴。“走呗,咱喝茶庆祝。”“你请?”紫炼关心问道。“楼下就有了,叫老李请。”境天勾住紫炼的肩膀往楼下去。“那我可以选酒吗?”既然不用自己出钱,就大方享用吧。紫炼不客气的环住境天的手臂。两人一到楼下,境天就对李逸道:“老李呀,好久不见,泡个茶来喝喝呗。”接着迳自挖出李逸的私藏茶叶。李逸心中淌血暗想:“啥时和你这么熟了?一句老李要了我几万的茶叶。”紫炼不知从何处也抱出一瓶陈年老酒,“老李呀,一起来喝一杯呀。”李逸差点吐血,遇到两只流氓。一阵吃喝后,境天放下手中茶杯毅然起身,凝重着表情。这么快就有回音,他还以为可以休息个几天。调适好心情,境天匆匆离开:“我出门一趟。”“慢走呀。”紫炼醉醺醺的打嗝,眯了眯醉眼陷入昏睡。身子越来越淡,最后完全透明化。李逸好奇走到紫炼的位置,伸手东捞西捞,综合新闻“没有?”真的不见了。可一大瓶陈年好酒也不见了。玻璃瓶倾倒在地面,琥珀色的液体连铺底都不够。境天出了古董店后,决然往西边疾行,是“秋桐”的气息!他对秋桐的印象尚停留在闷葫芦上。不仅是个性闷、说话闷,身材也委实像个葫芦。后来他还怀疑过,日本的不倒翁是秋桐扮演的。尤其是那两撇胡子,简直是精典,传神的不得了!黑、白子喜欢在背地里叫秋桐“胖西瓜”,可因秋桐的个性不爱开玩笑,因此没人敢当面如此戏谑。七个师父里,古三娘风骚爱笑;九凉子个性温柔老实;外表最正经的朱五娘偶尔也不失幽默;黑、白子的爱闹是不容置疑的;素硫随性不给人压力;独独秋桐的脑袋像是塞了石头,完全不懂变通。他不常和秋桐单独相处,因为没话聊,要是说错话还会招来一顿谆谆教诲。秋桐似乎不懂什么叫玩笑话,说什么都很认真,害他没办法畅谈胡扯。后来秋桐许是知道自己的个性,除了话少外,不太会去干涉其他人,这使大家轻松多了。认真回想,秋桐其实算是个好人。记忆重新翻过一遍,境天不知不觉中来到一处公园,挺热闹的,几位婆婆妈妈聚在一角聊是非,孩子们有的聚在溜滑梯处,有的挤在沙堆上,荡秋千则是零零散散两三位。笑语不断的氛围,充满纯真气息。境天环顾公园一圈,先是讶异的挑起双眉。一股强大的回动力罩在公园上方,像是在保护公园?公园里头没有半丝鬼气,所有灵魅由于畏怕回动力的主人纷纷退避。境天眼尖瞧去,立马明白……原来是有精灵王在护持。精灵王非是指精灵中的王者,而是拥有强大能力精灵的统称。三只精灵王站在公园一角,发现境天的到来皆投注以警告眼神。境天回以微笑,他挺久没遇过精灵王了。水精灵王长得像日本传说中的雪女,白白的皮肤、蓝蓝的发,搭着一袭日式和服,眼神冷酷,连唇都似结层霜。衣服是淡蓝的,那种蓝有点像是白过头的蓝。火精灵王以男孩模样呈现,裸着上身,背部敛着一对火翼。还有一只是土精灵王,像是小蛇缠绕在一名孩童的颈上,松松的挂着。是在守护男孩的健康呗,境天恍然大悟,三只精灵王护持的是这名孩童,不是公园。他皱起鼻子,为何一个五岁左右的孩童会有三只精灵王护持?孩童逗着地上的小虫,发现境天投来的视线,下意识回头。境天不禁吃惊,他目前是透明的,孩童怎瞧的见他?静下心后,答案立即浮出……孩童就是秋桐。手背上的痣,还有灵魂的磁场味道。“好久不见,秋桐。”境天徐步走向孩童。忙着聊是非的婆婆妈妈没人发现孩童的异样,而她们也看不见境天。火精灵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冲到境天身前,横挡住他不给靠近孩童,并用身体发出赤热威胁境天。“借过。”境天伸手拨开火精灵王,沙……火精灵王在被接触到的瞬间灰飞烟灭。水精灵王见到这幕直起背脊,被吓呆了!“没事的,别怕。”境天安慰她一声,又转向孩童。恐慌如洪水,无法可挡的冲向水精灵王,她悄然退后。孩童抖着唇,害怕的想哭,手指下的小虫趁机溜走。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境天拍拍孩童的头。真是讨喜的孩童,肥嫩嫩的模样,俨然就是秋桐的幼稚版。“阿志。”扁着嘴巴,阿志的泪水在打转。“不要哭嘛,我们聊聊天。”境天蹲下身子温柔牵起阿志的手。土精灵王被吓的口吐白沫,垂死的吊挂在阿志肩上。境天问道:“你还记得我吗?”一面将那只土精灵王从阿志身上解下,感受它的气息─是黑、白子他们派来保护秋桐的,不可否认他们同修情谊深厚。但……他怎也想不到秋桐会转生了,是仙寿尽了还是发生何事?既然已经转生即不会有前世记忆,阿志晃着小脑袋:“姐姐,你是谁?”“呵,叫哥哥呗,我比较习惯。”境天抚着那张稚嫩的脸蛋,真想咬一口。“哥……哥?”阿志收起泪水,疑惑的眨动睫毛。“乖,你几岁了?”“五岁。”阿志张大短短的五根指头,每一只都像小小的腊肠,颇好吃的样子。境天摸着阿志的头道:“继续玩呗,不要理我。”他笑的空洞,暂时不想吓着阿志,在他没厘清自己要干嘛之前。一次过错铸成永劫的杀祸?秋桐无论是因为何事陷入轮回,都是死过一遍了,该用板擦抹一抹让人生重新来过呗?叫一个五岁的小孩背负前世的冤孽,是否不尽人情?可……却是同一道灵魂,业力轮的因果运转仍是存在。如果每个人都只有现世,没有未来世的果报,那就尽情的杀人掳掠呗,痛快的过完这辈子岂不乐哉?思绪一顿,境天眼露杀机。灵敏的阿志脊椎僵硬,侧头偷看境天:“哥哥?”境天搭在阿志头上的手指由柔嫩变得尖利,如野兽指爪蓄势待发!因视角问题,阿志看不见死神镰刀正砍着喉节。无辜的波光荡漾眼眸,小嘴高噘的嘟起。一旁的水精灵王紧蹙眉心、双手掩住嘴巴。会死的、阿志会被杀死,接下来就是她!顾不得主人死活,水精灵王奋然转身逃跑。境天的余光瞧见,忽然觉得好笑,暗想:“大难来时各自飞?”本来死瘫在地上的土精灵王,咻一声也遁藏进土中。公园的压力转眼消失,可灵魅仍是不敢靠近,境天散出的气息不比精灵王弱。“哥哥?”阿志的声音颤抖,可以感觉到境天的不善。他无法不理境天,小腿抖了片刻无力跪倒,泪水滑下肥嫩嫩的脸颊。看着阿志向他下跪的姿态,好似在叩头认错。境天的手顺着阿志的头移往后颈,“现在道歉不觉得太迟?”“呜。”阿志承受不了压力的哭了。何以前世的聚散,会成为今生的泪?境天揩去阿志的慌恐,他的意识悠荡千年等的就是这刻,下手呗,否则不能跟九凉子还有三娘交代。错要错的有原则,杀一就要杀二,不然九凉子、三娘死的太没意义了。这是他的宿命,双手是为染血而生。指尖挪到阿志心脏的部位,缓缓扎入阿志的背。阿志痛的睁大双眼,害怕的不能动弹,想叫妈妈,可声音竟被锁住。“啊!”一名女子的尖叫惊醒公园内众人:“那孩子怎么了?”“阿志!”“快叫救护车。”“快通知阿志的妈妈。”……境天头也不回的离开。公园内的阿志没有气息的趴倒地面,众人忙成一团,但阿志仍是没再睁开眼。最后死因判定是心脏麻痹,一向健康的孩童……任谁也没想到。秋风再起波澜,许是记者报到没东西可以充版面了,阿志的消息也搬上新闻台。李逸闲着在沙发上转电视,熟悉的名字使他停下转台器。“林扬志?”画面是阿志出事的公园,记者的声音传来:“……今天下午一名孩童在公园玩耍,原因不明的猝死。根据带着他去公园玩的阿姨表示,孩童当时并没有异状,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孩童却意外死亡。“法医表示,孩童是死于心脏麻痹,但家属却说孩童与家族都没有心脏问题的病史……目前怀疑是天气多变,孩童承受不了骤变得气温……请各位家长多关心小孩。”这不是林倩倩家附近的公园吗?林扬志?倩倩的弟弟不也叫林扬志。那可爱的孩子,李逸忆起那颊上的两坨粉红。不安的甩头,不会的……不会什么倒楣事都集在他周遭,应该只是名字一样,别乱猜。想喝口茶定定心神,但手却抖的把茶水溅出。他以另一手抓住不断发抖的手,心头没由来的寒冷。急促的电话声突如其来响起,李逸被吓的弹了一下。看向电话,居然没勇气接起。是谁打来的?仿佛接起就会有大难临身,他天人交战的杵在电话前。不响了?对方大概等不下去先挂断,李逸松了口气,拍拍胸脯,又想到若是重要来电怎么办?既后悔又放松,他搔着发白的发,好矛盾喔。正准备离开,电话又响了!他怔了一怔,接?不接?接吧!呃……耍孬。“唉。”面对现实的拿起话筒:“喂?我是李逸。”声音没精打采的。朱永昼气没喘一声的说了一大串:“刚刚怎么不接电话你有看到电视吗林家出事了!”劈哩啪啦叫人招架不住,李逸被强大音波震傻,好一会儿方回话:“慢点,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“我说!你刚刚怎么不接电话?你有看到电视吗?林家出事了!”“你是指扬志猝死公园吗?只是同名吧……”李逸说的有些心虚,下意识不愿接受悲剧……紫炼像个探子窝在墙角,监听着电话内容,等着向境天报告。

,,澳门网上买球网站平台


    Powered by 太阳城官方投注网开户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